夫妻間需要透明膠帶

       

女人好比腳,男人好比鞋。

腳是鞋的愛情,一生向往不離不棄,卻對鞋挑三揀四;

鞋是腳的婚姻,時時為她擋風遮雨,卻總是被埋怨做的還不夠。

不埋怨,才能幸福生活。

前段時間,朋友像個怨婦,看到誰都訴苦,在她眼里,老公似乎沒有一個優點。她在朋友面前消失了一段時間,后來,大家才知道她病了一場,做了手術。再次見到她時,她卻不再嘮叨了。

于是我說:“講講你的故事吧?!?/span>

她笑了:“我有什么事,日子還是那樣?!?/span>

你們不是前段時間都快離婚了嗎?”

她又笑:“是快分開了,不過又粘上了?!?/span>

“用什么粘的?”我詫異。

“透明膠帶?!?/span>

她說:“那段時間,確實過得不怎么好,就像大家說的那樣,生活不僅是疲憊,還有很多不得已的委屈。他確實是個不顧家的人,家里的事由我一個人操持。在我做手術之前,一直是那樣,我們也因此而經常吵架。

“手術后,他照顧了我幾天。就在住院期間,一件小事啟發了我。

病房門邊有一面鏡子,但是很不巧,鏡子上有一道裂縫,護士隨手拿白膠布粘上了。

“我個子高,照鏡子時,那塊膠布恰恰擋在臉的部位,看著非常不舒服。一天,我看到他正在細心地揭開那條白膠布,一只手扶住斷掉的鏡子的一半,一只手慢慢往縫隙那里貼透明膠??吹轿?,他回頭笑笑。

“我看著他努力的背影,看到他貼好的鏡子,我突然感覺,我們的婚姻,是不是我一直在試圖補救,以至于破碎的地方,讓很明顯的白膠布貼得滿是瘡痍?

“那天下午,我坐在床上,靜靜地打量著他。兩個人相處久了,真的沒有時間和精力關注對方。他的頭發竟然有些白了,是這場婚姻造成的嗎?我不知道,但是,我知道以后該怎么做了。

回到家,我們依舊分工不變,他喝酒、打牌的習慣還是改不了。但是,我慢慢試著做一塊透明的膠布。我不再抱怨他,也不四處說他的不好。

有一天,他喝酒到很晚,回來后,坐在沙發上沒有說話,一直看著我。我正在繡十字繡,是他挑好的,準備在車上當坐墊。他突然說:“我朋友離婚了”

我說:“那肯定無法破鏡重圓了?!?/p>

他搖搖頭:“是啊,是朋友沒有用心去粘;他也許去粘了,但是方法不對,角度也不對,還用了那么一大塊很難看的白膠布。

“婚姻里的瑣事是可以淡化的,而且,貼近對方的姿態或者要求對方改變的姿態,完全可以不那么明顯?!?/b>吵架、埋怨的夫妻生活,就像那塊白膠布,將鏡子上的裂痕越補越明顯。

聽完她的話,我們突然覺得,自己的婚姻也應該以某種形式粘一粘了。